凡铁游戏提供最新游戏下载和手游攻略!

哪里最适合做游戏?|中国游戏城市地图城市游戏手机游戏

发布时间:2024-07-11浏览:0

操作/Cookies

当游戏照进现实,当游戏厂商回归本土产业的讨论范围,游戏公司之间其实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充实。

作为一个产值近3000亿的庞大产业,它衍生于游戏产业,并在各大游戏公司的不同城市建立了庞大的技术社区,虽然同属游戏产业,但又有很大的不同。

新生代太耀眼,诞生了米哈游、Hypergryph、哔哩哔哩等公司的上海,如今已经成为了二次元游戏的中心;诞生了字节跳动、完美世界等一批老牌公司的北京,更是一座栋梁并立的综合体;深圳就更不一样了,它被腾讯包围,不断给腾讯输送氧气,其他大公司不多,但小游戏的发展独树一帜。

游戏产业不仅局限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建、厦门、武汉、成都等地也聚集了不少游戏厂商。

在游戏产业带来巨大商业价值的光环下,文化效益总是被其他产业有意无意地忽略。事实上,游戏作为文化产业的一部分,在内容和文化的输出上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效性,而城市文化同样是游戏文化的一席之地。

打破次元壁

但每当讨论游戏公司所在的城市时,我总有一种打破次元壁的感觉。

游戏毕竟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空中堡垒,在游戏世界里我们面对的往往是更加广阔的网络世界,因此对于游戏玩家来说,现实中游戏与游戏之间的边界感可能要远大于游戏与城市的边界感。

比如《APEX》和《绝地求生》,同为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虽然玩家群体非常相似,游戏大类也相同,但从来都催生了两种不同的游戏文化。虽然两款游戏背后的游戏公司都在上海,但对玩家来说,这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更别提不同类型游戏之间的差异了。

游戏类型往往是玩家建立边界感的第一个坐标,但现实是,不同城市的游戏类型之间依然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如果按照区域来看不同城市的游戏,其特点会更加明显。在位于北京的游戏公司中,网易的《上古卷轴Online》、完美世界的《天龙八部2》、畅游的《天龙八部经典服》,以及代理国服《坦克世界》的360,某种程度上,北京的游戏公司更偏向经典游戏。

乍一看,上海的产品种类繁多,从经典塔防游戏《我叫MT》到二次元《少女前线》《原神》,再到集换式卡牌游戏《万智牌》,国内大部分单机游戏分支也主要集中在上海,凸显了其包罗万象的特性。

从游戏发展的时间线来看或许更清晰,在《魔兽世界》等大型网游蓬勃发展的年代,网易在2008年取得了暴雪的代理权,2014年,网易自主研发的《上古卷轴OL》上线,这个时期正是北京作为经济中心蓬勃发展的时期。

随着智能手机的登场,游戏的主要场景逐渐从主机、电脑蔓延到手机。经济重心也恰逢其时地南移,上海自然成为了最好的舞台。在这里,热门游戏经历了多次迭代,上海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游戏类型覆盖最广的城市。

作为互联网产业的一部分,游戏产业天然地围绕着互联网而构建,且较为集中在北上广深等几大城市,围绕几家大型互联网公司而诞生。但并不止于此,在这些城市之外,还有零散的游戏公司生存在市场中。

比如《剑网3》背后的西山居公司位于珠海,运营《最终幻想14》的游记位于天津,Flash游戏4399总部在厦门。除了大型游戏,还有无数像《贪吃蛇大作战》、《泡泡龙大作战》这样的手机休闲游戏集中在武汉、长沙、苏州等城市。

鲸鱼瀑布有不同的颜色

一款游戏的开发、发行、运营可能涉及不同的公司,游戏产业分散在各个城市,并在不同城市聚集成大型机构,头部公司犹如各地游戏产业的“灯塔”,不仅决定了该城市的游戏风格和产业重心,也决定了人才的流动。

比如提到Bilibili和米哈游,二次元是一个常见的标签,而且两家都是上海的代表企业,这并非巧合。

上海二次元游戏圈的大佬们,大多在创业初期,就互相认识。

StudioGM成立于2007年,培养了米哈游三位创始人的上海交通大学、姚猛创办的游戏开发者论坛,孕育了上海年轻游戏开发者的共同梦想。随着资本的进入,梦想得以实现,《原神》《明日方舟》《碧蓝航线》等二次元游戏与米哈游、鹰点科技、优星科技等公司一起声名鹊起。

但人们不熟悉的是,长期以来,米哈游、鹰点、优星等一大批国内知名的二次元游戏公司都集中在上海普天信息产业园。二次元游戏的成功始终充满着理想主义、追梦的梦幻色彩,这也是上海游戏圈独有的色彩。

城市游戏手机游戏_城市游戏破解版_游戏城市

同样创业氛围浓厚的北京则更加“精英化”。或许是客观的地缘优势,北京的游戏产业对政策、形式的敏感度也较高。比如在游戏产业“出海”、“web3”这些赚钱热点刚刚兴起的时候,就有北京企业入局。

与此同时,北京企业身边也总是萦绕着“布局”“上市”“收购”等字眼。比如海外扩张的强势代表Funlpus,虽然没有一款让大众熟知的热门游戏作为招牌,但这并不影响其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布局网络、开设分公司。又如“完美世界”,一家以游戏起家,完成多条产业链布局的大公司。

各个城市之间完全不同的游戏氛围,不光是由游戏产品决定的,城市文化也对其影响巨大。上海虽然是二次元文化厂商聚集地,但并不完全是二次元文化受众聚集地,大城市对于亚文化的包容度非常高。

广东也有很好的二次元文化氛围,但广东是个赚钱的省份,二次元理想主义不会在这里生根发芽,只会作为成熟的案例被学习、复制——广东的游戏公司确实强调实用主义。

老板们其实也不太会创新玩法。前十年是仙侠传奇的黄金时代,所以就大规模开发仙侠游戏,为了赚钱。看到东南亚有钱赚就开始出海,等二次元厂商风生水起的时候就开始转型二次元行业——总之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个风格类似的城市是福建,作为“赚钱第一”文化的发源地,福建最有名的游戏当属《我是大清皇帝》《正义,我的脚》等,多为升官发财的商业游戏。

在广东,深圳的氛围就不一样了,有腾讯这棵参天大树,深圳几乎没有其他大公司,为了接替离开腾讯的人才,不少大公司都在深圳开设了分公司。

但无论选择哪种方式,对于游戏厂商来说,选择一个城市的理由只有一个——加入这座城市的游戏产业,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城市华尔兹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是一句老话,无论是游戏行业还是其他行业,当我们用城市作为标签来划分不同的行业时,往往会根据城市氛围、产品类型等形成不同的城市主题。

但对游戏产业来说,某个阶段拥有过于鲜明关键词的城市,并不意味着优势,也不意味着长期的胜利。

虽然腾讯在深圳扎根,但是我们往往会因为腾讯占据了深圳游戏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而忽略深圳的其他特点。就像我们提到深圳,往往只想到腾讯,却忽略了其实深圳的创新型小游戏也做得很好。

同样,当我们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二次元产业是上海游戏产业的最大卖点,吸引大量资本与人才的时候,我们却忽略了,二次元产业虽然才火爆了几年,但上海游戏产业绝对不仅限于这一类型的公司。

2022年,上海的游戏产值将达到1200亿,甚至占全国的三分之一,而自研游戏占比更是高达三分之一。正如上文所说,理想主义的氛围,让大量人才涌入上海,希望实现自己的理想。上海已经成为最火热、最适合游戏产业发展的城市。

但随着二次元赛道的过度拥挤与内卷化,2022年下半年二次元泡沫毫无征兆的破灭,一大批项目被宣告开发失败。

时隔一年,数据更加直观,根据Sensor Tower发布的2023年10月全球移动游戏发行商排名,排名前30的游戏厂商中,仅有米哈游、莉莉丝、沐瞳科技、优星科技四家来自上海。

同时,点点互动、途游、朝夕光年、乐游等13家游戏厂商均来自北京。发展有风险,成为先行者需要勇气和运气。

常年高居收入榜首的网易、腾讯是广东的顶梁柱。不仅如此,在发展的道路上,广东省始终独领风骚。二次元游戏并不只局限于上海,同样人气爆棚的《明朝玩法》开发商 Kuro,以及在与 miHoYo 旗下《崩坏3》的竞争中从未落败的《回到未来:1999》开发商深蓝互动,均是来自广东的游戏厂商。

虽然快速进步是好事,但稳健扎实的进步也能带来长远利益。业内共识是,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原神》,但管理又是一门学问。

与其说上海的独特之处在二次元游戏,倒不如说上海在游戏产业城市中的独特之处,在于上海有潜力发展二次元这样的“新题材”游戏。

但二次元世界已经培育多年,米哈游在《原神》大热之前就已经坚定地走在了二次元的道路上。对于上海来说,接下来的创新赛道或许还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沉淀下来。而在此之前,舞台显然会属于其他城市。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这场一城接一城的精彩演出,是整个行业的繁荣,也是不同城市之间竞争与进步的华尔兹。

图片来源:微博、豆瓣,如有侵权请删除。

先前的建议

热点资讯